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警史知识 > 正文

云梦睡虎地秦简

【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9-03-15 】

1975年11月初,湖北云梦睡虎地修建排水渠的工地上,公社社员们在热火朝天地劳动。社员张泽栋细心地发现脚下挖出的泥土是青黑色的——这与他两年前看到的云梦大坟头出土古墓的泥土一样。“这里有文物!”他当即判断。他和同伴们赶紧刨挖,果然挖出了一段古木盖板。在那个时代,人心淳朴,他们立刻向上级报告了这个重大发现。

湖北省的考古专家赶到了云梦楚王城西郊的睡虎地,开始发掘。在30米长的地段内,有秦代木椁墓12座,出土的文物,主要是漆器、木器、铜器、陶器。在11号墓内,有一具骨架,四周摆放着大量竹简。墓主是谁?竹简上写的是什么?经过国家考古专家的细致考证,答案很快揭晓。

墓主的名字叫喜,他曾先后担任令史、狱史、御史,这在当时都是管理警政、司法的基层官职。喜下葬的时间,大约在秦始皇三十年即公元前217年,这个时候,秦已经统一了中国。秦简是喜的随葬品。秦简近4万字,绝大多数保存完好,整简一般长为23.1~27.8厘米,宽为0.5~0.8厘米,简文为墨书秦隶,有一部分简两面书写,竹简系用细绳分上、中、下三道,按顺序编组成册。间的内文为墨书秦隶,反映了篆书向隶书转变阶段的情况,其内容主要是秦朝时的法律制度、行政文书、医学著作以及关于吉凶时日的占书,为研究中国书法、秦帝国的政治、法律、经济、文化、医学、等方面的发展历史提供了详实的资料,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。竹简表明2400多年前,中国就拥有了完善的政治、法律,经济,文化,医学等多方面的成就。秦朝的风貌,在这竹简上一一体现。

睡虎地秦墓竹简共1155枚,残片80枚,分类整理为十部分内容,包括:《秦律十八种》、《效律》、《秦律杂抄》、《法律答问》、《封诊式》、《编年记》、《语书》、《为吏之道》、甲种与乙种《日书》。其中《语书》、《效律》、《封诊式》、《日书》为原书标题,其他均为后人整理拟定。

现代出土秦简已较多,如湖北云梦睡虎地秦简、云梦龙岗秦简、湖南龙山里耶秦简等。但云梦睡虎地秦简的总体特征尤为突出,与其它秦简有很大不同。可能和墓主喜曾任的官职相关,其主要是系统化、专题性的警政法律类文书的汇总,分类别项,内容翔实。而其它秦简关涉到警政法律的内容,都是些比较零散、片断的信息,不成系统。在睡虎地秦简出土之前,殷墟甲骨文中已有大量关于商代刑罚的记载,如甲骨文字中的劓刑、剕刑、剢刑等象形文字等等。甲骨文中也有关于“令”、“律”、刑具、监狱的卜辞,能反映商代的法律观念、司法刑狱活动,但更多与祭祀卜辞相关,且惜于年代久远,零落散乱,不见专书型制的记载。至于《尚书》、《春秋》、《礼记》,以及先秦诸子著作中虽也多次提及警政法律的内容,但大多流于片断,有的还是由后世的儒生托名编撰,既不成系统,其确定年代也不清。而云梦睡虎地秦简总计1155支(另有80支残片),计有《编年记》、《语书》、《秦律十八种》、《效律》、《秦律杂抄》、《法律答问》、《封诊式》、《为吏之道》、《日书》等,大部分是墓主喜对秦代法律的摘抄,其中的大量内容,较为全面地反映了商鞅变法后的秦国至秦朝初年的警政法制状况,可被称为中国出土最早的专题类警政法律文书。其中法律部分记载了秦代施行的二十几个单行法规的条文,共记载了法条六百条。时至今日,我们尚未见到完整的秦代法典,所见最多的法律条文也仅是云梦秦简所载的一千竹简纪录的条文。

睡虎地秦简中的警政法制内容大致分为四类。第一类属于警政法制条文,包括《秦律十八种》、《效律》和《秦律杂抄》,其中所见律名有《田律》、《厩苑律》、《仓律》、《金布律》、《关市律》、《工律》、《工人程》、《均工律》、《徭律》、《司空律》、《军爵律》、《置吏律》、《效律》、《传食律》、《行书律》、《内史杂》、《尉杂律》、《属邦律》、《除吏律》、《游士律》、《除弟子律》、《中劳律》、《藏律》、《公车司马猎律》、《牛羊课》、《傅律》、《屯表律》、《捕盗律》、《戍律》等近三十种。第二类是对警政法制条文的解释,即《法律答问》,其中也包含对诉讼程序的说明。第三类是对官吏办案的基本要求、规则以及对案件进行调查、勘验、审讯等流程、程序方面的文书模式,其中还有一些具体案例,载于《封诊式》中。第四类是官吏守则,相当于后世的官箴书,载于《为吏之道》中。